首頁(ye) 新聞中心 要聞

蓝月娱乐

蓝月娱乐

2020-04-05 20:33 南充新聞網

王某不(bu)听高速公路收(shou)費(fei)站(zhan)工作人員勸(quan)阻,執意進(jin)入高速公路,被一輛小(xiao)車撞(zhuang)倒不(bu)治身(shen)亡。法(fa)院hao)芯魴xiao)車投(tou)保(bao)的保(bao)險公司和司機賠償王某父母49萬余元(yuan)後,王某父母又將事發所屬地的高速公路公司告(gao)上法(fa)院,索賠25萬余元(yuan)。 高速公路公司應該(gai)賠償嗎?

擅(shan)自走進(jin)高速路 遭遇車禍釀悲劇(ju)

王某是閬中市人, 父母多年前離異, 母親王某紅(hong)定(ding)居成都, 他跟隨父親王某平在閬中生活(huo)。

2020年04月05日(ri)下午6時18分(fen)左(zuo)右(you),王某來到廣南高速閬中收(shou)費(fei)站(zhan)檢票口(kou), 無視檢票入口(kou)處“禁止摩托車行人上高速”的安全(quan)警示標(biao)志(zhi),也不(bu)顧收(shou)費(fei)人員的勸(quan)阻, 執意進(jin)入高速公路。當(dang)晚7時30分(fen)許,羅(luo)某在駕駛證扣留期(qi)間駕駛小(xiao)型轎車從閬中前往西(xi)充, 當(dang)車輛行駛至閬中柏(bai)埡(e)路段wei)Γ在小(xiao)客車道與王某發生踫(peng)撞(zhuang), 造成王某重傷。事故發生後,王某經搶救無效(xiao)于當(dang)月28日(ri)死亡。 經交警認定(ding), 王某和羅(luo)某承(cheng)擔事故同(tong)等責(ze)任。

死者(zhe)父母王某平和王某紅(hong)起訴肇事司機和車輛投(tou)保(bao)的保(bao)險公司,2020年04月05日(ri),南充xuan)性褐丈笈芯霰bao)險公司和羅(luo)某向死者(zhe)父母合計賠償496741.46元(yuan)。

死者(zhe)父母再起訴 被告(gao)公司作辯(bian)護(hu)

隨後, 王某平和王某紅(hong)又將高速公路公司告(gao)上閬中市法(fa)院, 請求(qiu)判令該(gai)公司賠償各項損(sun)失253984.98元(yuan)。本案一審庭(ting)審時bao) er)原(yuan)告(gao)聲稱,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員明知王某進(jin)入了危險區域卻未(wei)采取(qu)任何有效(xiao)地阻止手段, 或者(zhe)上報采取(qu)進(jin)一步(bu)阻止措施, 所以才有王某在高速路fei)喜bu)行數十公里後被車撞(zhuang)倒致死的後果(guo), 是工作人員放任了損(sun)害的發生, 被告(gao)公司應對王某的死亡後果(guo)承(cheng)擔法(fa)律責(ze)任。

對此(ci), 高速公路公司辯(bian)解(jie)稱, 高速公路是一個(ge)全(quan)封閉(bi)式(shi)的管理場所, 行人不(bu)進(jin)入高速公路,是不(bu)存在任何危險的。只要管理人對高度危險區域采取(qu)了管理措施和盡(jin)到了警示義務,就應該(gai)免(mian)除責(ze)任。高速公路公司對經營管理的高速公路采取(qu)了相應的安全(quan)措施, 並在入口(kou)處樹立了警示標(biao)志(zhi), 已盡(jin)到了法(fa)定(ding)義務,應該(gai)免(mian)責(ze)。

閬中市法(fa)院一審認為,死者(zhe)王某事發時未(wei)滿16周歲,屬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。 雖然王某知道不(bu)得進(jin)入高速公路,並違(wei)反了《道路fang)煌tong)安全(quan)法(fa)》的相關規定(ding),但他不(bu)完全(quan)清楚進(jin)入高度危險區域後果(guo)的嚴重性。被告(gao)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員在明知一未(wei)成年人進(jin)入高速路,對高度危險區域的危險性判斷不(bu)足(zu)的情況(kuang)下,而未(wei)通(tong)知公司進(jin)一步(bu)采取(qu)阻攔(lan)等quan)踩quan)措施或報警,放任王某在高速路行走,即使盡(jin)到了安全(quan)警示義務,對王某的死亡也有一定(ding)的過錯(cuo),應承(cheng)擔15%的責(ze)任。該(gai)院hao)芯霰桓gao)高速公路公司在本判決生效(xiao)後10日(ri)內賠償死者(zhe)父母111086.67元(yuan)。

一審判決後,原(yuan)被告(gao)雙(shuang)方(fang)均不(bu)服,上訴至南充xuan)性骸/p>

制止不(bu)力擔責(ze)任 賠償七萬買教訓

南充xuan)性憾er)審認為, 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員對王某勸(quan)阻的有效(xiao)性不(bu)夠(gou), 不(bu)能免(mian)除其(qi)責(ze)任。法(fa)院綜合考量,確定(ding)高速公路公司對王某的死亡承(cheng)擔30%的賠償責(ze)任。 王某發生交通(tong)事故 死 亡 的 各 項 損(sun) 失 共 計740577.8元(yuan), 賠償義務人承(cheng)擔的費(fei)用總計496741.46元(yuan)。王某在本案中的損(sun)失應以尚未(wei)在交通(tong)事故責(ze)任糾(jiu)紛一案中得到救濟的金(jin)額為限, 即243836.34元(yuan), 故高速公路公司應向王某父母賠償73150.90元(yuan)。

日(ri)前, 南充xuan)性憾員景缸 齠er)審判決, 高速公路公司在本判決生效(xiao)後10日(ri)內向王某父母賠償73150.90元(yuan)。(記者(zhe) 何顯飛(fei))

律師說法(fa)

管理人已盡(jin)警示義務可以減(jian)輕事故責(ze)任

全(quan)省(sheng)十佳(jia)律師事務所———四川罡興律師事務所主任任靜︰《侵權責(ze)任法(fa)》 第76條(tiao)規定(ding)︰“未(wei)經許可進(jin)入高度危險活(huo)動區域受到損(sun)害的,管理人已采取(qu)安全(quan)措施並盡(jin)到警示義務的,可以減(jian)輕或者(zhe)不(bu)承(cheng)擔責(ze)任。”本案中,高速公路作為高度危險區域,行人不(bu)听勸(quan)阻進(jin)入發生意外後,因管理人員已采取(qu)了相應的措施和盡(jin)到了警示義務,故法(fa)院hao)芯黽jian)輕了高速公路公司的責(ze)任。

返回首頁(ye)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蓝月娱乐 | 下一页